可行性报告 商业计划书 项目建议书 项目申请 资金申请 立项报告 稳评报告 节能报告 特色小镇 产业规划 PPP项目 实施方案 市场调研 企业融资 IPO上市
您现在的位置:中经市场研究网 >> 国际财讯 > 正文

美国制裁中兴敲响中国制造崛起四大警钟

来源: 更新日期:2018-05-16 15:09:59

正文

  近期,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特别是特朗普政府突然定点打击中兴通讯公司,严令禁止美国公司7年内向中兴通讯出口电信零部件产品,此举有可能将中兴通讯陷入挣扎求生境地。这或是美国针对《中国制造2025》,试图阻止中国尖端技术发展而谋篇布局之举,但此举确有打中“中国七寸”之功效。一时之间,“芯”病成为国人关注焦点,各种言论褒贬不一。这让中国开始彻底反思“制造强国与网络强国”实力,抽身于“经济奇迹”和“新四大发明”沉醉泥潭,更敲响中国制造崛起四大警钟。
 
  要“弯道超车”更需“守正出奇”
 
  在世界制造业排名中,中国现处于第三方阵“领头羊”之位,预计2025年将跨入第二方阵。但中国制造何以突围“第三方阵”赶超发达国家?不少专家提出中国制造具有“弯道超车”优势。有专家提出,中国制造具有产业门类齐全、企业配套协作、互联网与大数据、人才数量等优势。也有专家指出,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IT代表性企业与国际领军企业创新差距较小,加之《中国制造2025》五大工程实施,将有利于推动中国制造由大到强的跨越式发展。还有专家认为,智能制造为中国制造提供“弯道超车”机遇。面对发达国家高端核心关键技术优势,这些专家倡议中国制造“弯道超车”,试图在关键节点或困境,技巧性超越竞争对手。
 
  但先进制造业更需强调“守正出奇”。先进制造业是分工精密、高速迭代行业,无论何时都应以市场为主导、放开搞活、扩大协作合作,通过空间与时间积累来厚植发展基础,久久为功,才有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刻实现技术逆袭。因此,中国先进制造业并非举国上下自创一套,脱离其发展内在规律进行投机,就可以实现“制造强国”,最终恐怕欲速而不达。特别是,先进制造业“弯道”所要面临的困难远比“直道”要多,充满各种变化的不确定性因素,会遭遇更大的风险和挑战。基于此,中国先进制造业理应“守正出奇”,即要遵循先进制造业发展规律,又要勇于打破常规、突破思维、出奇制胜,赶超先进制造业发达国家。
 
  要“扩大需求”更需“供给提质”
 
  历经20世纪80年代初“放权让利”、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和90年代末“加入WTO、放开住房市场”,直到21世纪初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经济进入第四个增长低迷期。中国制造作为国民经济发展“脊梁”,亟须从供需两端加大结构性改革力度与深度,以扩大有效需求倒逼供给升级——“扩大需求”为主,以创新供给拉动需求——“供给提质”为主,实现稳增长、调结构,推动中国制造跨越式发展,提振中国经济。
 
  但先进制造业更需强调“供给提质”。“扩大需求”是在已有先进制造产品基础上,扩大先进制造产品市场占有率,是个“量变”过程,难以实现“赶超”先进制造业发达国家。与之相对,“供给提质”是基于研发与“量变”,实现“质变”过程,即精准把脉先进制造业发展趋势,遵循市场“快鱼吃慢鱼”的竞争原则,快于竞争对手研发出可面世的更高阶产品,同时实现低成本量产,才能真正实现与先进制造业发达国家并跑,甚至领跑国际先进制造业的发展新格局,抢占全球先进制造业发展“制高点”,打破现有全球先进制造业产业格局,争夺更多国际经济话语权。
 
  要“优质人才”更需“匠心人才”
 
  《中国制造2025》提出,要把人才作为建设制造强国的根本,加强产业人才需求预测,提高制造业引智力度,完善从研究、转化、生产到管理的人才培养体系,构建产业人才水平评价制度,加大对优秀人才奖励力度,打造一支制造业发展急需包括专业技术人才、经营管理人才、技能人才在内的素质优良、结构合理的“优质人才”梯队,走人才引领发展道路。
 
  但先进制造业更需强调“匠心人才”。“优质人才”是拥有一定先进制造业技术的高素质人才,但迫于生活和工作压力,多数人为利益所驱使,变得急于求成,时间久之,易变得得过且过,难以精益求精。与之相对,“匠心人才”对先进制造业有着坚定、踏实、精益求精、不屈不挠的凝神专一精神,带着难以割舍的行业情结,在从事先进制造业研发、生产等工作过程中享受乐趣、升华思想。但据有关研究表明,中国当前工匠级人才不足5%。这表明,中国当前“匠心人才”还难以支撑《中国制造2025》人才所需,亟须树立“培养大国工匠”之意识,提高先进制造业“匠心人才”的“量”与“质”。
 
  要“投资量升”更需“投资效增”
 
  根据《中国制造2025》总体规划,中国有意识加大工业互联网、新材料、集成电路、5G等制造业重点领域投资力度,以专项资金等方式支持《中国制造2025》重点项目发展,组织实施重大短板装备专项工程,深化实施科技重大专项,聚焦基础共性技术需求,加强技术创新突破,力争强化内功,攻坚克难,突破当前先进制造业若干“卡脖子”共性关键技术,紧密结合科技创新和先进制造业发展,提高先进制造业技术及产业化能力。
 
  但先进制造业更需强调“投资效增”。投资是促进先进制造业跨越式发展之“血脉”,且重在由“融资输血”走向“强身造血”。这是基于先进制造业发展现状及财政资金有限,中国先进制造业需加大投资力度,增强自身“输血”功能,但更应提高投资效率,重点发挥财政资金对社会资本引导作用,放大有效投资乘数效应,提高“强身造血”功能,避免低效与无效投资,将有限资金用在推动先进制造业跨越式发展的“刀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