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行性报告 商业计划书 项目建议书 项目申请 资金申请 立项报告 稳评报告 节能报告 特色小镇 产业规划 PPP项目 实施方案 市场调研 企业融资 IPO上市
您现在的位置:http://www.cmrn.com.cn/news1012/201801/1622108.html中经市场研究网 >> 企业动态 > 正文

华为、蚂蚁金服出海开辟新大陆纷纷遇挫

来源: 更新日期:2018-01-16 16:07:15

正文

“大家都知道,美国市场有90%多的智能手机都是通过运营商的渠道销售的……我们没能通过运营商实现销售,这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损失,对运营商同样如此。但消费者的损失更大,因为他们得不到最好的选择。”在北京时间1月10日刚刚结束的2018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例行的主旨演讲之后,直接回应了与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AT&T的合作流产的消息。

他强调华为已经赢得了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信任:“证明了我们对用户信息、隐私的保护,证明了我们的创新和技术领先。”

华为的遭遇是中国科技企业出海的缩影,过程之艰难可以用屡挫屡战形容。对于这些日渐强大的中国科技企业来说,开辟新大陆为何这么难?

“特殊对待”有待商榷

“我们被特殊对待了。”这是蚂蚁金服的解释。

1月2日,蚂蚁金服与速汇金表示,美国的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CFIUS)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二者的合并计划,双方决定终止合并交易。

据报道,CFIUS的否决是为了减轻对于可用于识别美国公民身份的数据安全性的担忧。

除了“伤心”,这笔流产的买卖还“伤钱”:按照约定,蚂蚁金服将向速汇金支付3000万美元收购终止费,作为双方的“分手费”。“在美国,类似收购协议中收购双方一般都会提前约定收购终止费,这是标准行为。”1月9日,蚂蚁金服工作人员陈彩银对记者表示。

在之后发表的声明中,蚂蚁金服呼吁“美国市场更加包容和开放,给中国企业提供公平的机会,而不是装上一扇‘玻璃门’”。他们重申了对收购落空的态度:这是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经济保护主义继续抬头的一个典型案例。

CFIUS的名字常常出现在否决中国资本收购的消息中,“该机构对来自中国的收购有着更严苛的审核标准。在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的审查中,近几年来中国一直是被审查数量最多的国家。”蚂蚁金服表示。

不过据此“盖章”这是中国企业受到的“特殊照顾”似乎也并不妥当。

“抛开政治考量就事论事的话,对方监管机构的顾虑是客观存在的。这是一起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并购,在这个行业里,重要客户的信息保护是非常重要的。速汇金是一个很大的金融机构,在全球200多个国家拥有近35万个网点,有大量沉淀的数据资源。”1月12日,工信部互动媒体产业联盟数字文化工作组组长包冉表示。

因此在他看来,交易落空的结果是可预见的、有一定合理性的。“反过来想想,如果是一家美国公司要收购支付宝呢?这个结果就好理解多了。”包冉说。

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常谈常新

在总结科技企业的出海案例时,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是屡被提及的碰壁“关键词”。

在余承东对与AT&T合作流产的回应中,他特别强调了“公司的用户隐私保护技术符合世界标准,从处理器到存储器的设计和生产都严格按照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的标准在做。”对安全、隐私问题的重视可见一斑。

从诞生之日起,亚马逊、谷歌等就是全球化的企业,而中国企业的起步和壮大基本都在本土完成,“翅膀硬了”之后再漂洋过海。到了目标市场一看,标准不一、水土不服、专利诉讼等阻碍接踵而来。在包冉看来,从之前的联想、华为到如今的蚂蚁金服,这只是一个不断重复的被讲述了太多次的故事,只是主角从终端到管道,又换成互联网服务。

以针对专利侵权、高新技术、新兴企业等的美国337调查为例,虽然中国被告高达三到四成,但“过去十年普遍来讲,美国的专利诉讼案数量就是一个不断增长的趋势,也不是只有针对中国的被告,也有很多其他国家的被告”。美国飞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印庆余律师表示。在他看来,随着中国科技企业越来越多地自主研发产品并卖到海外市场,被诉数量增加也是正常现象。

“联想被封杀过很多次,还在坚持卖电脑;华为被禁止了很多次,也依然没有放弃进军美国市场。作为创新风向标的北美既有着深厚的技术积累,又有诱人的中高端消费市场,蚂蚁金服一定还会不断尝试。”包冉强调,“作为一家全球性的企业,去补足全球化布局的短板。”

不过他也特意提了个醒:“中国科技企业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能盲目自大。近年的爆发式增长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市场大、用户多的‘本土好根据地’,我们与巨头对手的差距还很大。”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也曾表示:中国企业更多的是聚焦在本土市场,利用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普及以及中国的经济发展当中的一些红利,快速地进行商业的创新,然后获得了互联网经济的高速增长。

“吃透”对方市场

“由于不断有被否决的案例,中国资本在海外的收购有所下降。”在蚂蚁金服的回应中,有这样一段表述。

提供的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已经披露的中方资本在美国的并购规模为138.8亿美元,而2016年同期为603.6亿美元,降幅近8成。由此显见,2017年中国对美国的并购规模大降。美媒网站的报道也显示,451研究公司的并购知识库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说,“美国监管部门从严审查以美国技术企业为收购对象的交易,导致去年中国相关收购的规模总量大跌87%”。

按照上述信源给出的解释,这一变化与中美两国政府对相关交易都更加审慎和严格的态度密切相关。

在这种不尽人意的大环境下,包冉为有心出海的科技企业给出建议:充分研究对方市场,如当地市场规则、政府监管、知识产权保护政策等。“小米第一次进入印度市场时水土不服,但是现在在印度市场做得很好,就是得益于赶上了这个年轻化且高速成长的新兴市场的爆发期。我们的手机厂商在欧洲卖得很艰苦,在印度、非洲等地区利润很高。”

曾有研究分析eBay、Uber等国际公司始终无法玩转中国市场的原因,给出的结论包括其对中国市场研究不够深入;本地团队权力过小,中外双方存在不信任;文化和习惯上格格不入等。如今当双方调换了位置,这些问题同样有相当的借鉴价值。

在包冉看来,互联网企业出海比早年的家电企业更难,因为前者文化和服务的色彩更重。对于天然带有文化基因的互联网产品来说,充分认识所到之处的文化环境和用户习惯至关重要。

记者 崔 爽